(資料圖)

雖然高考改期已經好多年,我還是會在每年七月想起高考,這場牽動著舉國上下、千家萬戶的國考??吹浇衲昕忌藬档慕y計,總計一千二百九十一萬考生中,河南以一百三十一萬考生再次排名第一,排名倒數三位分別是北京、上海和西藏,而京滬兩地加總也不過十萬余人。

在河南,高考真的很難。遙想很多年前的七月,我也是這千萬大軍當中硬著頭皮迎難而上的一個。那年的七月七號一大早,不到六點我就醒了,整晚根本睡不踏實;也不知道做點什么,于是又跑去陽臺上看了會書,明知沒用也就圖個心安。兩天后的中午,交掉最后一門科目的卷子,走出考場時看到了帶隊老師,他的心情好像比我們還激動,先是祝賀大家結束了十年寒窗,又囑咐大家第二天準時回學校估分報志愿。

這么多年過去了,我的生活真的已經和高考很遙遠了,可是每逢七月,我還是會在不經意間,常常想起這場徹底改變了我命運的考試。腦海里,那幾天的場景也依然清晰,天公作美有點陰天,沒有驕陽似火,可樹上的蟬鳴還是咋咋呼呼地一刻不停歇。就這樣,兩天半時間,五門科目,一個全省統一排名的成績,一條重點大學的分數線,好像一雙無形的手,把我從黃河岸邊的中原內陸小城一把推到了黃浦江邊的十里洋場。

有關高考公平性的問題,好像一直都在被討論。公平嗎?很不公平,高校教育資源與考生人數的嚴重倒掛,年年都在高考季的風口浪尖被熱烈地討論卻從未能夠解決,高考移民和私改戶口曾經也都屢見不鮮。不公平嗎?其實也很公平,無論城市鄉村,無論性別民族,無論身處山川峽谷還是江海大河,這是同齡人在同一時間和同一賽道里的競爭。

很多年前,在考場的一進一出之間就改變了人生軌跡的那個我,懵懂著明白這場考試很重要卻又并不太以為然,畢竟那時的我還自以為是這場全國選拔賽的受益者。很多年后的我,在經歷過許多的七月,也見證了太多同齡人的生活起伏之后,我又開始覺得討論高考的公平與否,就好像討論人生的公平與否一樣,因為缺乏現實意義而顯得矯情。

人生嘛,認真過就好了,執著地討論人生的公平問題,不管討論有多深刻,也未必能得出答案,還不能阻止歲月從眼前自顧自地溜走。

最近休假回家。感覺家鄉小城真是越看越順眼了。生活節奏舒適,生活成本合理。傍晚和家人在樓下的觀光河道散步,各種花草香彌漫,四處是休閑健身的市民,樸實又熱鬧。突然就覺得,很多年前那次人生軌跡的改變,也只是一次改變而已。生活未必都在遠方,生活永遠都在腳下。

關鍵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