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綠瘦健康產業集團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簡稱:綠瘦健康)更名為廣東壹健康健康產業集團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壹健康)后,6月28日,壹健康向港交所主板遞交上市申請,欲再次沖擊IPO。

多數人可能沒有聽說過壹健康,但綠瘦健康卻是黑貓投訴平臺的???,該公司以體重管理為主營業務,成立14年間,負面新聞不斷,曾被多家媒體曝出“虛假宣傳”、“套路營銷”等負面新聞。


(相關資料圖)

天眼查信息顯示,其目前涉及的買賣合同糾紛多達64起;在12315平臺及黑貓投訴上,僅2022年,就壹健康產品及服務作出的投訴總數就高達3011起。

不過,雖然負面新聞纏身,但壹健康卻頻頻試水資本市場,其兩次欲在A股借殼上市都未果。有業內人士指出,對于多次被曝出負面新聞的綠瘦集團來說,借殼上市可能是其為了避開監管繞道上市。

2022年投訴超3000起,曾被央視點名

天眼查信息顯示,壹健康集團成立于2009年,在成立的14年間,曾多次改名,2009年12月至 2016年9月為廣東綠瘦健康信息咨詢有限公司;2016年9月 至2020年12月為綠瘦健康產業集團有限公司;2020年12月至 2021年11月為綠瘦健康產業集團股份有限公司。

雖然名稱一直在變,但成立至今綠瘦健康負面新聞纏身的狀況卻沒有變。

早在2013年,就有央視報道,廣東綠瘦健康信息咨詢有限公司生產的兩款熱銷產品,“玉人膠囊”和“貝興牌左旋肉堿茶多酚”的產品批號,分別顯示屬于西安三奇醫藥科技有限公司和廣東長興生物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綠瘦公司涉嫌冒充保健品、注冊地造假以及非法添加等問題。

此后,包括《華夏時報》、《南方都市報》在內的多家媒體曾曝出其“套路營銷”、“虛假宣傳”等問題。

根據壹健康近日提交的《招股書》顯示:體重管理,作為其業務發展的起點,也是其最為核心的業務板塊。

從其營收來看,2020-2022年間,其體重管理板塊收入分別為16億、10.9億、14億,分別占整體營收的78.4%、60.8%和58%。

圖片來源:《招股書》截圖

在體重管理版塊,壹健康指出,其主要的營收來源于提供服務套餐,2020—2022年,這部分營收分別為13.87億、9.47億和10.73億,占整體營收的67.6%、52.7%和44.3%;而其銷售產品的收入則分別為2.08億、1.35億和3.25億,占整體營收的10.2%、7.5%和13.5%。

壹健康表示,其提出了“五力合一”的獨特服務模式,充分利用體重管理規劃師、運動顧問、營養顧問、心理咨詢顧問及服務管家五位專業顧問的專業知識。

壹健康通過“好享瘦APP”與客戶保持可視化與實時交互,并向其提供個性化解決方案。

不過,根據黑貓投訴平臺多名用戶近日的投訴,其“五力合一”的多位顧問服務模式,最終導向的似乎還是引導消費者購買其減肥產品。

圖片來源:黑貓投訴平臺截圖

據一位涉訴金額為24908元的用戶描述,其在“快手”平臺一個主播那里買了一款“減肥咖啡”,收到貨沒幾天就有一個“健康顧問”打電話,并加了其微信,說三十天可以幫其減重30斤,此后其選擇了408元的套餐。

在收到貨后“健康顧問”告訴她,另一位葉顧問會告訴她具體怎么喝;此后,葉顧問告訴她需要分解脂肪,接著會有一個吳先生告知具體如何操作;隨后吳先生電話告知她,需要花1500元分解脂肪。

此后,這位吳先生多次讓其購買產品,“我不花錢了,那個吳先生就把問題說得特別嚴重,意思就是不買的話身體會越來越差,嚇得我又花了10200元買了產品”,該位投訴者描述。

有業內人士指出,壹健康的商業模式首先是購買流量引流獲客,此后用戶購買產品、公司提供一對一線上服務,形成一個完整的健康服務體系閉環。

在該種模式下,其互聯網流量采購成本巨大,2020—2022年分別是6.38億元、6.87億元和9.15億元;人工成本,2020—2022年分別是1.65億元、2.33億元和3.80億元。兩項費用呈逐年遞增趨勢。

圖片來源:《招股書》截圖

其《招股書》中顯示,截至2022年12月31日,壹健康擁有6114名全職員工,其中,銷售人員占比44.2%,服務人員占比33.6%。2703名銷售及營銷團隊,展開精準營銷及推廣,為壹健康迅速打開了市場,而同時,這種人海戰術也被業內詬病為套路營銷,涉嫌誘導消費者需求。

2022年,就壹健康產品及服務向12315平臺及黑貓投訴作出的投訴總數多達3011起。

兩次欲在A股借殼上市未果,轉戰H股

由于綠瘦健康面臨的眾多負面新聞,有業內人士對其上市并不看好。

不過,從綠瘦健康到壹健康,該公司一直是資本市場的???。

2015年12月,停牌半年的新中基(ST中基)發布了重組預案,擬作價15億元溢價62倍收購廣東綠瘦100%股權。

當時業內對該項交易頗有爭議,焦點集中在綠瘦產品是否有效、是否會有效帶動新中基向大健康產業轉型等問題。這筆高溢價的收購也引來了監管的問詢。

對于高達62倍溢價收購、盈利承諾如何達成等監管層的問題,新中基并未直接進行回應。最終在2016年5月,新中基發布公告稱,由于相關交易方未在約定期限之內支付相關款項,此次資產重組不了了之。

首次借殼失敗后,2020年5月18日,棒杰股份發布公告稱,擬向綠瘦集團股東優創投資、實控人皮濤濤以發行股份的方式購買綠瘦健康100%股權。交易完成后,棒杰股份的實控人將發生變更。

棒杰股份雖未提及實控人將變更為何人,但重組與實控人變更同步運作,還是引發了市場對其是否觸發借殼的猜想。

不過,不到半個月,該項收購案“因核心條款未能達成一致終止”。

有業內人士指出,對于多次被曝出負面新聞的綠瘦集團來說,借殼上市可能是其避開監管曲線上市的方式。

此次,改名后重新啟動IPO的壹健康轉投H股,不過壹健康還表示,公司可能于香港上市后的適當時間內進行A股發行。

兩地上市似乎給足了市場想象空間,但其是否能成功上市,其產品和銷售問題又會對其IPO帶來多少影響,還有待觀察。

關鍵詞: